• 首页|
  • 时务|
  • 区县|
  • 文体|
  • 时事|
  • 观察|
  • 理论评论|
  • 专题|
  • APP下载|
  • 飘雪花电影午夜电影 ,一级理伦性理伦a

    来源:齐齐哈尔日报

    POST TIME:2020-4-3 06:29

    莽莽苍苍的大兴安岭是我们国家的绿色宝库,而且大兴安岭蕴藏的矿产资源也非常丰富,这其中最为著名的是金矿。 以前,大兴安岭被认为是不毛之地,荒无人烟。时间的转折在1880年左右,传说一位鄂温克族猎人在大兴安岭北部狩猎,心爱的猎马不幸死去,猎人在挖坑葬马时,破土开沙,只觉眼前一亮,沙土中竟零星散落着许多金闪闪的颗粒。这个地方就在漠河县荒野之外的“老沟”,后来叫老金沟,也叫胭脂沟。我们看电视剧《闯关东》中的朱开山,就是在老金沟淘金的。还有一个说法是一个达斡尔猎人在额尔古纳河边炖鱼,在河边涮锅时抓起一把河沙蹭锅,涮锅后竟发现锅底有金光闪闪的东西。说法不管真假,总之是一传十,十传百,大家知道了这里有金子。 老金沟旧址 据地质专家称,在五百万到一两万年以前的大陆构造变动,引发了大兴安岭周边剧烈的岩浆活动。岩浆活动形成了大兴安岭多金属成矿带,使大兴安岭成为我国重要的矿产基地,根据《大兴安岭隆起与地球动力学背景》一书中的资料,大兴安岭铜的储量是全国的六分之一,锡、铁、金、银、铅、锌、钼富集,还有特大铌——稀土矿床。所以大兴安岭早有“金镶边”之称。 大兴安岭有黄金这一消息,很快传到了河对岸的俄罗斯。一个叫谢列特金的俄国商人知晓这个消息后,就邀请矿师赖别特金偷偷的到老沟河去勘察,他们为发现大量的黄金所震惊,欣喜若狂,招人开始开采。随后,消息就像风一样传开了,越传越广,额尔古纳河沿岸的人们,包括来自俄国、日本、韩国甚至波兰、美国的人,都来到漠河老金沟采金,以至于在短期内集合劳工至七千之众,仅1883年到1884年两年统计,就盗采黄金219000多两,于是老沟河金矿被沙俄称为“阿穆尔的加利福尼亚”(那时称黑龙江为阿穆尔河),因此它既是沙俄的黄金殖民地,又是沙俄进一步侵略中国的据点。至1885年春,黑龙江副都统成庆再次派员前来老金沟察看时,此处已有俄人木房、地窨500余处、大小商店90余家、酒铺80余家、浴池15家、赌场3处,还设有医院和祈祷所。据中东铁路局编、汤尔和译《黑龙江》一书所载,以谢列特金为首的盗采者,还在这里设立了采金事务所和市政厅,并自立武装、颁布“法律”、征收捐税、设置法庭,俨然成为“国中之国”。时任清政府驻英、俄大臣曾纪泽和刘瑞芬得知这一信息,相继奏报,并建议自行开采,以防“将来俄人图占贻害”,这才引起朝廷警觉,遂饬黑龙江将军查勘属实。1886年,满洲正黄旗人博尔济吉特·恭镗任黑龙江将军。就任不久,他即疏请举办漠河金矿,“以杜外人觊觎”,又建议垦荒十利,但朝廷下诏不许。至1887年初,经恭镗再次奏请,李鸿章居中斡旋,方得光绪皇帝钦准。 额尔古纳河流域采金场地 额尔古纳河流域采金遗留矿场 临危受命 到这里,我们的“金圣”粉墨登场了。1887年3月,李金镛奉调前往漠河勘矿。李金镛时任吉林知府,早年他曾在在李鸿章的淮军中就职,受到李鸿章的赏识和保举,在任吉林期间,他广施德政,深得民意,他还受命前往图们江口勘定界址,并迫令俄方退还占地,重立了界碑。其时,清廷国库需要黄金,老佛爷慈禧太后祝寿修颐和园也需要黄金。因此,李鸿章当即派素有“血性忠勇,不避风险”之称的李金镛赴漠河开办金矿。 老金沟在漠河县北 1887年4月,李金镛率员由墨尔根(今嫩江县)入山,在鄂伦春向导的引领下,“行无人者处三十六日”,抵达漠河老沟金矿。据他事后所述,“平日博稽地图,虽于漠河向方未能确指,然以为自省而北必有径路,断无绕之黑龙江城(今瑷珲镇)溯流仅此一途之理。是以决然入山,历地千九百里,既达漠河,则知该处在省西北,由墨尔根行折而东南,仅千五六百里即达省城(今齐齐哈尔)。马死过半,剝树皮食。如奔流急湍,丛林密箐,窝集陷甸,猛兽毒虫,百般奇苦。”由此可以看出,李金镛入漠河走的是山路,正如他自己所说,百般奇苦,在大兴安岭探路、行路,风餐露宿,对于李金镛这样一个江苏无锡的南方人来说,难度可想而知。但李金镛“血性忠勇,不避风险”的品格也在此显现,他选择了知难而进。 到了漠河,李金镛才知道在这里的一切更为艰难。“漠河地邻北极,严冬则雪高盈丈,马死人僵;夏秋多虫,塞耳盈鼻。起居服食,无一不难,无一不苦。”李金镛一行在漠河老沟巡视金矿脉络,试挖矿苗,盖房蓄草,并布置好留守事宜后,再由漠河上船,乘俄人江轮驶至瑷珲。李金镛这次实地踏察,历时五个月,虽倍尝艰辛,但“所幸金沙尚旺,其苗显见……得金之多可以想见。”李金镛又草拟《筹议黑龙江金厂公司章程》,赶赴保定北洋大臣衙门处,向李鸿章当面禀报筹建漠河金矿拟办事宜,并得到李鸿章的首肯。 艰辛创业 1888年10月,李金镛率500清兵,、1000名劳改犯,在20名鄂伦春兵马的前引下,沿200年前雅克萨战争时开设的古驿道,挺进大兴安岭。到达漠河后,李金镛便采金、练兵、集商、屯垦齐头并进,正式成立矿务局,设了三个金厂:漠河金厂、奇乾河金厂、洛古河金厂。他亲手制定了非常严密的十六条章程。其中:“司帐宜公举”、“股友宜助理”、“局且宜节省”、“盈亏宜预计”、“余利宜分派”,在经济上有效地保证了金矿的运转,特别是“股本宜招集”的举措,在当时清政府资金困窘的情况下对筹建矿务局意义重大。李金镛深知要想成功掘金,必须要有大批能干的工人,因此在制订十六条章程时,李金镛规定“工人得六,矿局得四”的分成制度。为调动工人的积极性,李金镛还实行了多采多奖的办法。工人发财后,可回家探亲。李金镛还特别关心工人的生活条件,除了修建工人宿舍,还在金矿上建立了医院,工人生病住院,他经常到医院慰问。李金镛带领工人一起种植了几百亩白菜、萝卜、土豆。他在小北沟加强操练军队,悉心处理与俄方的交涉事宜,收复了被俄方占据的金矿。同时,李金镛深感交通运输不便,考虑到交通势必制约矿山的发展,所以,他积极向清政府建议:漠河金矿要自备轮船,陆路也要开通,“即不开矿,亦是边防要图”。李金镛将这两条还写入办矿章程之中。经过李金镛精心的经营,工人的生产热情被大大调动,金矿的黄金产量大增。投产当年,李金镛便向清政府上缴黄金18961两,转年上缴23000两,第四年已达32000两,成为中国近代黄金开采史上最辉煌的一页。 英年早逝 李金镛常与僚友说的一句话是,“吾生一日,为国效力一日,除死方休。”自1887年春奉命筹办漠河金矿,他先是入山勘视,“备极劳苦”;继而前往内地筹办矿务,“奔驰万里”;复又奔赴漠河组织开工,“力任艰难”。“开办后,经营各务,每至夜分始眠,黎明即起,且时至工所临视,罔问寒暑”。其间,他还两次赴俄,洽商交涉办矿和边民事宜。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,“北辙南辕,无一偃仰栖迟之日,而又百忧感其心,万事劳其形,质非金石,安有不敝之理?”及至1890年夏,正值漠河金矿各项事业步入正轨之际,他却因“内外兼筹,勤身焦思,昕夕不遑,心力已为憔瘁”,终致一病不起。9月17日清晨,李金镛以56岁之英年溘然辞世。弥留之际,他面对家人及僚友,“亳无一语及私”,只是慨然说道:“大丈夫视死如归,亦复何憾?所恨者边矿渐有成效,天不假年,不得见三年报最耳。诸君其好为之。”言讫,“吐血数升而殁。”噩耗传来,“僚友无不感伤堕泪,把头、矿丁等亦皆来奠哭,甚有痛哭不能成声者。”人们在清理矿局账目时发现,他在开办金矿期间,竟然从未在矿上支取过一分钱薪水。 李金镛所创办的漠河金矿达到了清政府的办矿宗旨——兴利实边,因此李鸿章请旨加封李金镛。清廷颁旨:让李金镛的事迹在国史馆立传,追赠其为内阁学士(二品官),在漠河和原籍无锡建立祠堂(惠山浜街 104一113号),以示恩宠。1898年,在今天的漠河金沟林场,建起了李金镛祠堂,1935年颓毁,同年七月漠河村民集资重建,1966年文革时期被毁;1997年,漠河政府在原址重建祠堂,后又立“金圣”碑。 “金圣”轶事 智遏俄匪 沙俄不愿失去漠河这处黄金宝藏,常驱使无赖之徒过江滋事、偷盗。为打击这帮强盗的嚣张气焰,李金镛心生一计。一天,他宴请俄官,席间,李金镛借故说侍者待客不周,顿时怒火冲天,下令将侍者推出去斩首。俄官员大吃一惊,胆怯地问:“李大人,被杀者官居几品?”答:“七品芝麻官。”俄官员又问:“七品,大小也是个官,你怎能说杀就杀?”此时,李金镛哈哈大笑:“我此次奉皇帝之命镇守边关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杀一个小官,还不是和杀鸡一样吗?”其实,这是李金镛设下的圈套,那被杀的人,根本不是什么七品官,而是已判死刑,即将执行的囚犯。自此以后,俄官员对李金镛十分畏惧,再也不敢派人过江滋事了。 金沟青楼 李金镛深得慈禧太后赏识。见到金灿灿的朝贡黄金,慈禧乐得眉开眼笑,直呼:“老金沟的金矿真好啊!进贡朝廷的黄金,够我买胭脂了!”为取悦老佛爷,漠河的“老金沟”改名为“胭脂沟”。矿工们口袋里的钱鼓起来了,“胭脂沟”的青楼应运而生。据当时资料,漠河一带的风月场所,日本人开了27家,俄国人开了24家,中国人开了66家。清朝末年,漠河成了中国最大的红灯区。女人们卸妆用河水冼面,这里的河面上终日漂浮着一层厚厚的胭脂粉,香气氤氲,久而久之,人们把这条河叫作“胭脂河”。 巧计做媒 俄商思里奇在漠河开设妓院“滴翠阁”,有一位妓女名叫娥丽娜,年轻貌美,姿色出众,是“胭脂沟”数以千计青楼女子中的花魁,略通汉语,万人倾倒。李金镛手下的一位得力助手刘臣五,24岁,尚未婚配。两人天生有缘,一见如故。一个身在异国,举目无亲遇知己,非他不嫁;一个背井离乡,高寒边塞逢知音,非她不娶。但娥丽娜毕竟是思里奇手中的妓女,要走出“滴翠阁”谈何容易?思里奇狮子大开口,赎金要千两黄金。刘臣五家境一般,就是倾其全部家产,也难筹千两黄金。李金镛一向怜才爱士,他得知此事后,决定全力帮助刘臣五。李金镛再三叮嘱刘臣五,“因为你远离父母,未尽孝子之心,万万不能再动用父母家财,给父母带来烦恼。”可刘臣五心里清楚,矿上经济困难,李金镛要如何去筹备这一大笔赎金?李金镛通知刘臣五,晚上有贵客,请他作陪。刘臣五按时前去赴宴,看见李金镛坐在主位上,旁边坐着思里奇。开席后,李金镛讲了几句客套话便转入正题,他严肃地说:“今天上午,俄当局派人来说,思里奇先生有通匪之嫌,要押回受审。”原来,李金镛了解到,娥丽娜是彼得堡郊区的良家女子,被窃匪掠夺而来逼良为娼。话落,思里奇担心不已,他知道如果此事被俄方知道,他是要做大牢的。李金镛见状,立即把话锋一转,说:“思里奇先生,请放心,我已断然回绝,查无此人。不过,娥丽娜不能再待在滴翠阁了。我手下的刘臣五先生,已和娥丽娜小姐私订终身,我们就成全他们吧!”思里奇不得不连连点头。就这样,李金镛巧设妙计,成全了一对年轻人。婚后不久,娥丽娜便生一子。可惜刘臣五终因水土不服,英年早逝。娥丽娜母子相依为命,解放后获得新生。她在漠河病故时,已88岁高龄。 身无寸金 李金镛死后,漠河地区流传了这样一个传说:李金镛下葬时,陪葬了一个金枕头、一条金打狗鞭和一个金烟斗。当时,人们为李金镛做了四个同样大小的棺材,然后选择良辰,由16个民工沿东、南、西、北四个方向抬走,到了定好的时辰,不论走到那里,是路是桥,是山是水,都要就地安葬。葬完后,16个民工在食用完奖赏的食品后,中毒身亡。于是,究竟李金镛葬于何处,无人知晓。其实,这只是一个传说,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,人们根据他本人“活着镇守边关,死后陪伴双忠”的遗愿,将其安葬在了无锡洛社以西,五牧附近的志公港畔双忠庙附近的高地上。这个占地三亩多的墓前,立有“内阁学士李公金镛之墓”青石碑。遗憾的是,1970年,当地政府“以粮为纲”,扩大耕地,将这座大坟平整掉了。平墓时,远近乡邻都来观看,以为他棺内肯定藏有奇异珍宝。结果打开棺木一看:尸体完好,身穿蓝色朝袍官服,头戴一顶黑呢红顶官帽,胸佩朝珠一串,依然和生前一样,十分安详,经挖墓人翻动后,衣袍顷刻变成纸灰,而棺木中一无所有。 文章来源:https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592904703426850503&wfr=spider&for=pc

    Copyright © 2000-2020 CQNEWS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 飘雪花电影午夜电影 ,一级理伦性理伦a sitemap